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二世仙凡道》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二章 荨儿之变
作者:楚之囚
那位叫做苦井的小长老获得了初期榜首之后很快的就开始了中期的斗法,最终选出了一个韩鸣认识的熟人,却是那个叫做谢蓝衣的女修,一路击败了林风起这些新起修士,和异脉峰峰主这样的老牌中期修士。

这谢蓝衣应该与谢灵运有些血脉的联系,当韩鸣还是练气期的小修士的时候,曾经与这位谢蓝衣有过一段交集,回宗后也没有听到有关于她的消息,差点都给忘在了脑后。

“蓝衣这些年也是很刻苦用功的,如今依然修炼到中期,实力更是不错,想来还是有那么一丝机会尝试结婴的!”乔语衫在一边笑着补充道。

“或许吧!”谢灵运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很显然,他并太不在乎这个叫做谢蓝衣的族内后辈。

这也不太奇怪,谢灵运如今六七百岁了,谢蓝衣不过才三百多岁,就算是谢灵运的血脉,放在世俗间那也是十几代之后的后辈了,血脉淡化到了一定程度。而且谢灵运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子嗣,可见这位谢蓝衣应该只是和谢灵运同族。

这种情况有些像是韩鸣和他那位神仙先祖,除了都姓韩实在找不到太多的联系之处,血脉之间的传承早已经稀薄到近乎消失的程度了。

谢蓝衣之后,开始了结丹后期的大比,结果拼到前三的时候却是出现了变故,端木荨儿竟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想要参赛,还没有事先和韩鸣等人打招呼。

举行这次结丹期修士的大比目的就是为了给宗门选拔出有潜力的修士专门培育,好增加他们结婴的机会,当然这些选拔只是在普通的长老中的,一些自己人是完全不需要参赛的。

端木荨儿乃是端木枭极为宠爱的后人,就算是谢灵运,乔语衫不对她照顾有加,韩鸣也会照顾她修炼的,更何况她还是天灵根呢,宗门中灵根资质就属她和椿儿最好。就是她平常不想修炼,宗内也会逼迫她修炼的,哪里需要她自己出面争夺资源?

端木荨儿,虞颜橦,朱凌沁,陆君吟这样的自己人,不用争夺就会有足够的资源修行的,否则按照朱凌沁那个性格,身上全是宝物,修炼的还是雷法,若是参赛了,苦井应该也不是对手!

却是没想到端木荨儿出现在了这里,还来和其他的后期长老争夺名额。

端木荨儿一直是归乔语衫管教的,如今她出来胡闹,让乔语衫脸色一变,直接从主峰上飞下来,冷着脸出现在了斗法台上。

乔语衫一出现,顿时让在场的数万修士大为意外,连忙齐声的弯腰拜道:“拜见乔师叔(乔师叔祖)”

“荨儿,你在这掺和什么,跟我走!”乔语衫没管周围的众多修士,只是冷冷喝道。

“我不走,我要参加斗法,我要参加大比!”端木荨儿首次倔强的反驳乔语衫。

乔语衫似乎从没预料到端木荨儿会这样反驳她,竟然微微愣了一下,不过接着就彻底冷下来脸来:“胡闹什么,走。”

“就不走,我也是升星宗修士,我就要参加大比!”端木荨儿罕见的坚持,竟然硬扛着乔语衫的冷眼,撑了下来。

乔语衫见到这副模样,顿时有些真的怒了,这几百年来,端木荨儿可从未敢如此大庭广众的违逆过她,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这样。

乔语衫脸色一冷,就要出手把端木荨儿擒下来,却是没料到端木荨儿主动逃开了,拉开了足够的距离,和乔语衫对峙着,以她假婴的实力,一心想要逃的话,乔语衫还真不一定能轻松的拿下。

“大比暂停半日,尔等正好趁机各自打坐调息一下!”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扫视了一下周围,便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升星宗众多修士看见那道黑色的身影,倒是有八成都面露崇敬之色,还有一些女修则是一阵恍惚,每次四长老出现都是如此的气势凛然,如此的从容淡定,就是那么与众不同。

“是!”几个后期修士恭敬的拱手。

“走吧,有什么事情到后面说去,谢师兄也在!”韩鸣对着端木荨儿笑着道。

端木荨儿见到韩鸣出现,大眼睛转了转,轻轻点了点头,跟在韩鸣身后朝远处主峰飞去。至于乔语衫则是有些气恼的一跺脚,同样跟着朝主峰飞去,徒留满场大群大群干瞪眼的修士。

主峰的一处石台上,端木荨儿被几个元婴期围在中间,询问为何要非要参加大比,却是一直嘴硬,说是想要凭自己的手段获得足够的灵物,供给自己修炼。

端木荨儿算是这个升星宗的小公主,端木枭还在世的时候,有端木枭是宠着,端木枭坐化了,又有乔语衫,谢灵运保护着,虽然已经活了好几百岁了,却还有一颗赤子之心,若不是骨龄真真切切的放在那里,说是凡俗间不谙世事的世家小姐也不为过。

她被宠着惯了,玩心比较重,若是没人监督的话是绝不会修炼的,能跑出去溜达肯定不会进行枯燥的修炼,可如今却主动开口说是想要修炼,不但熟知她的乔语衫不相信,就是韩鸣,谢灵运也不信。

可无论乔语衫怎么逼迫,她就是嘴硬,就是不说。

韩鸣,谢灵运,桓御等人皆是眼光毒辣之辈,一眼就看出端木荨儿心里绝对藏着什么事情。

“要不是搜魂之术会对神魂有影响,定然要对你搜魂!”乔语衫生气的喝道。

端木荨儿一噘嘴,毫不退缩的看着乔语衫,很显然是并不在乎的,她笃定了乔语衫等初期修士不会对她进行各种会损伤神魂的秘术,而不损伤神魂的秘术又奈何不了她一个假婴。

中期的小老头出手还可能让她不知不觉间说出来,但小老头和她关系不错,应该不会这么做的!

端木荨儿就是咬定了为自己争夺灵物,乔语衫倒也无可奈何,谢灵运往常也一直扮演的是慈善大师伯,倒也不好改变形象,不好出口询问。

至于桓御和悺妃若是开口的话,未免有些越俎代庖了,毕竟与端木荨儿最亲近的三个人都在这里呢。

打量着周围一圈,韩鸣发现现在似乎只能他开口了,默默的摇了摇头,便和声的道:“荨儿要什么奖励,和我说吧,我身家还是比较丰厚的,填补些给你,法宝,还是丹药,亦或者是古宝!”

随即韩鸣翻手取出了一个储物袋,将之递到了端木荨儿的面前,“看看这些够吗!”韩鸣将给朱凌沁准备的储物袋递了出去。

端木荨儿接过储物袋,稍稍探查了一下,脸上就全是惊喜之色,蹦跳着起来,给韩鸣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咧嘴笑道:“我不参加了,谢谢小老头,算我欠你的,以后再还,我先走了。”说完端木荨儿就纵身飘飘然飞走了。

对于端木荨儿的举动,悺妃微微蹙了蹙秀眉,却是没有多说什么,韩鸣则是面带温和的微笑,目送着端木荨儿离开,直到端木荨儿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才骤然冷下了脸。

“谢师兄,方才我那储物袋中丹药都是给我那大弟子准备的,只对结丹初期中期有效,荨儿却欢天喜地的拿走,看来她不是自己用的了!此事得查查了,看是不是有不轨之人利用了荨儿的纯真,来骗取灵物的。”韩鸣冷冷的开口。

“自然得查,否则如何对得起师尊的在天之灵!”谢灵运自然也早就看出了不对,冷声的道,眼中隐隐有些杀意隐现,竟然将主意打到端木一脉唯一传人的头上了,当真是不知死活。